为什么我是个学渣

【博君一肖】互换身体(三)

  *姐妹们是我,没错我又食言了......本来以为上中下能搞定的,现在看来要开成连载了o((⊙﹏⊙))o

  肖战现在已经不奢求自己岌岌可危的营业人设还能撑多久,只求王一博不要顶着他的大名三天两头地上热搜。

  他看着桌对面没心没肺涮着火锅的王一博,深深觉得这人当初会以高冷人设出道,绝对是公司瞎了眼。

  看看吃得腮帮子鼓鼓的王一博,又看着手机上像火箭一样飞速在热搜榜上突突往上蹿的各种“肖战”系列话题,正主只觉得脑壳疼。

  “肖战片场大秀女团舞。”他念道,并抬头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了王一博一眼。

  “肖战高速飙摩托车罚款五百,肖战自恋实锤,肖战机场照镜子?!!”

  肖战本站“啪”地把手机倒扣着往桌上一按,抄起筷子风卷残云地把他涮下去的料都捞了出来,使麻辣的油碟一蘸就开始胡吃海塞,边吃边拿眼刀剐他:“老子迟早要被你气死。照个镜子都能照上热搜,以前怎么没见你那么能耐呢?”

  王一博一脸无辜:“航班延误了两个小时,我无聊嘛。再说了,照镜子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嘛,真不知道为什么就上热搜了。”

  “我知道照镜子很平常,也知道你那航班延误了两个小时,”肖战无语地从碗里抬头瞪他一眼,“可你也不用盯着镜子看上整整两个小时吧?!这热搜上的难道还冤枉你了不成?”

  “肖老师长得好看,难道还不许别人看了?”王一博理直气壮地反驳。

  就在肖战以为他们要进入今日份battle的时候,王一博难得正经地告诉了他一个消息:“我听说x市有一座庙特别灵,我们去拜拜吧?说不定就能换回来了。”

  其实这几天他们已经尝试了不少办法想换回去,但不仅没什么成效,还都折腾了个够呛。

  ......

  一次,趁着两人行程路线有重合的时候,肖战半夜摸上门,把睡得香甜的王一博从被窝里挖出来,强行带到了电影院。

  因为包场所以空无一人的影厅内,打着哈欠的王一博靠在肖战肩上蹭了蹭,迷迷糊糊地问:“哥,这大晚上的看什么电影啊?”

  肖战笑着取出一副3D眼镜往他鼻梁上架:“你看了就知道了。”

  “哥......我太困了......一会儿睡着了你可别怪我。”

  灯光突然暗下来,一阵幽冷的声音开始在黑暗中回荡。

  大荧幕一闪,片名:贞子3D

  肖战:“睡得着你就睡吧。”

  看着屏幕上缓缓浮起的片名,王一博的瞳孔慢慢放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肖战使出吃奶的劲儿把不停挣扎的王一博按在座位上:“开始了开始了,你安静点儿!”

  王一博:“我不——来人啊,谋杀啦!啊啊啊啊啊——”

  这凄厉的哀嚎,不知道的还以为肖战怎么他了。

  反抗无果之后,王一博被肖战掐着后颈强行面向屏幕,但还是倔强地闭着眼睛,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他存心要刚一会儿,最后还是没绷住,委委屈屈地攥着肖战的衣角:“哥......求你了,哥......”

  肖战摸摸自己隐隐作痛的良心,又看了看他可怜兮兮的脸,长叹一声:“好吧。”

  惊喜来得太突然,王一博站起身就要往外跑,却被他从后面死死拖住。

  肖战艰难地作出让步:“顶多让他们换2D。”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阵,最终还是王一博先败下阵来。

  于是整个午夜的电影场不停地回荡着阵阵凄厉的惨叫。

  “死人啦死人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鬼!有鬼!!”

  “她,她她她爬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肖战无语地看着手紧紧缠在自己腰上,努力把脑袋往自己怀里挤还不停狼哭鬼嚎的王一博。

  电影里真正撞见鬼的男人的惨叫,都被王一博一波男高音完美地盖过去了。

  等王一博吓到瘫在他腿上吐魂的时候,肖战试探着问:“一博,你有没有那种灵魂受到刺激的感觉?”

  王一博眼神恍惚地从他怀里抬起头,奄奄一息地说:“我有魂飞魄散的感觉。”

  看看他惨白的小脸,肖战怀疑起自己找的那位专家的专业性,因为据专家分析,他们的灵魂是受到了比较大的冲撞才会离体互换,要想换回来只要受点刺激就行。可现在王一博都这样了,但他们还是没换回来。

  隔天晚上,声称自己有办法的王一博强行把自行车都骑不稳的肖战拉上了自己的摩托车,载着他就直奔摩托赛场,带着他,绕着空无一人的夜场赛道,在风里飙了十多圈。

  肖战全程只敢抱着他的腰,撕心裂肺地叫得像只土拨鼠。

  “妈呀啊啊啊啊啊啊——”

  所有惨叫都被疾风吹得七零八落。

  肖战有充足理由怀疑他是在打击报复。

  ........

  经过那么两次失败的经历,肖战对他们能不能换回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不过王一博既然提了,就说明这个什么庙可能真有点灵验的,他就答应再试一次。

  于是在一个晴朗的下午,两个全副武装的养蜂人站在了景区山腰的寺庙前。

  肖战隔着口罩问卖票的人:“不能用手机付?那刷卡行不行?”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还是只能付现金。”工作人员谨慎地看着这两个藏头露尾的男人。

  “那怎么办?你带现金了吗?”肖战转回头看插兜站在一旁的王一博。

  王一博摇摇头,说:“不过山下镇子里好像有个银行网点,我们去取一点吧。”

  两人便开车往山下去,到了银行门口却没地方停车,只好先随便停在路边。

  刚准备下车的肖战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拽住驾驶座上起身往外的王一博,对他一挑眉:“这里不能停车,你就在车里等我吧。万一一会儿有交警来贴条,你机灵点。”

  王一博:“哦。”

  肖战进门走到ATM机前,刚把卡插进槽里等它吐钱,就听到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大喊:“战哥快跑!警察来了!!”

  银行里的人疯狂涌出,带着口罩墨镜怎么看怎么可疑的肖战眨眼间就被一拥而上的四个保安死死按倒在地......

  王一博至今忘不了他那时看过来的眼神。

  ......

  两人从派出所走出来,肖战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王一博噤若寒蝉地跟在后面。

  憋了半晌,王一博腆着脸凑到他边上:“战哥......”

  肖战绷不住了,转身上手就开始掐他脸蛋,把他掐得连连告饶:“你喊什么喊、喊什么喊,啊?就你嗓门儿大是不是?!”

  “战哥我错了战哥。”王一博脸都被他搓变形了,十分识相地开始道歉。

  肖战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一般碰上的不是王一博这种等级的哈批,凭他的性格真要生气还是不容易的。不过也幸亏是王一博,换个别人给整这一出,肖战早就跟他老死不相往来了。

  回到最初那个寺庙,两人买了票往里走,进了殿王一博就拉着肖战一起跪到了蒲团上。

  王一博虔诚地拜了拜:“求佛祖帮忙把我俩换回来。”

  身旁的肖战久久没有动静,半响,他开口了:“王一博。”

  “......怎么了哥?”王一博被他这不咸不淡的语气弄得后背一凉。

  肖战:“你仔细看看这是佛祖吗?”

  王一博茫然地看了看眼前巨大的塑像,小心翼翼地问:“不是吗?”

  “这tm是月老!”肖战快疯了,扑过去就开始挠他,“你个哈麻批连这点常识都没有的吗?!”

  王一博奋力招架,终于从他手上捡回一条命。

  “我不知道啊,我就听说这边特别灵......哥,月老就月老呗,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

  肖战咬牙切齿地看着他:“因为刚刚边上有人认出了我们,闪光灯都晃到我眼睛了!!!”

  ......

  #王一博肖战沸

  #这回是真的开始了沸

  #bxg做法成功沸

  #x市月老庙吃瓜路人见证奇迹沸

  #肖战王一博月老庙求姻缘沸

  #一首真相是真送给大家沸

  #肖战王一博柜门惨遭路人强拆沸

  #博君一肖是真的沸

  #惊!2020年过年提前沸

  #细数那些年的博肖糖沸

  ......

  肖战和王一博对坐在咖啡厅的隔间里大眼瞪小眼,一时相顾无言。

  放在桌上的两台手机不停地“嗡嗡嗡”,响得跟抽风了一样。

  热搜这回终于是被一直锲而不舍地搞事情的王一博搞炸了。


【博肖】害,第二次买瓜料唯熟练尔

 写在前面的话:

△同人文、同人文、同人文。

△真黄牛们请不要又搬运去卖

△如果觉得好走过路过留个评论,鞠躬谢谢啦。

————————————————————————


黄牛:

亲,博君一肖 


我:

szd

怎么了?

 

黄牛:

你还在磕吗?

 

我:

我还在瘟。

 

黄牛:

新的瓜料来一发吗?

 

我:

剧组的还是现实向的?

我不喜欢看xql异地恋 谢谢

 

黄牛:

剧组的

现在的我们也没办法知道什么消息

 

我:

赶紧的

老客户了能不能讲个价

 

黄牛:

原价50给你打个折

30

 

                                微信转账:¥30.00元 已被领取

 

黄牛:

 

(1)两个人在户外拍的戏,风很大,xz的头发一直跟着风飘。他在兴奋的叽叽喳喳,wyb就很自然的把他黏在嘴角的碎发都拿下来。 

 

(2)其实他俩打闹还是最喜欢动脚。有一次xz假装要踢wyb,不小心踢到了wyb的大腿根背部,因为鞋面有泥土还留了点印子,xz马上说对不起王老师就上手拍干净,但还是被wyb拿着剑追了5分钟 

 

(3)发现了各种奇怪的消肿方法。有一次在片场讨论怎么消肿得更快,wyb问xz战哥试过早上洗热水澡吗?xz很为难样子的说起不来,wyb一副很理解的表情疯狂点头。 

 

(4)接上条,两个人就在片场做运动消肿,比如高抬腿什么的。最搞笑的是为了消脸肿,有个动作是一只手将同边的耳朵向上拉,而另一只手就按住拉伸耳朵的那边脸,向耳朵方向推,两个人在角落给对方拉,疼得乱叫,都怪对方太用力。

 

(5)都很关注对方在摄像机里的效果。拍金丹那场cut之后两个人一起看监视器回放,导演觉得不错,但是xz说一博脸的状态不是最好的,休息一下还可以更好,wyb在旁边补妆听完之后举起来大拇指。 

 

(6)准备到wyb生日的时候,xz最先说是要送赛车服的,wyb跟他解释赛车服是车队专门定制的,才没有送成,xz看起来还是有点失望的 

 

(7)接上条,后来礼物送的头盔,没有在剧组里送。切完蛋糕第一块给了xz,还说战哥送的头盔摆在家里的c位,是幸运头盔好好保管。xz笑得很开心。

 

(8)连续拍几天大夜的时候两个人也有安静呆着不打闹的时候,就默默凑在一起玩手机,时不时给对方看一下好玩的东西。 

 

(9)wyb有一次化妆的时候身体很不舒服,撑不住了,制作人急忙送去医院了。xz在b组拍独戏,听说后化妆血浆来不及擦就打电话去问wyb情况。 

 

(10)wyb会给xz推荐衣服牌子,还推了几个vx代购的名片给他。 

 

(11)有一段时间化妆前两个人会互相检查发际线,然后笑对方会比自己先秃头。 

 

(12)wyb爱吃面食大蒜香菜之类的,有时候转场在化妆间换服道化的时候就在那里解决温饱。xz会一面嫌弃他又一边让wyb给他夹两筷子。 

 

(13)有一次xz在椅子上睡着了,仰着的关系嘴巴有点张开了,wyb环绕着他各个角度起码拍了十几张照片,后来被xz知道了抢过手机删掉的。 

 

(14)xz有几段戏很辛苦,在草地里爬了一个多小时还要鼓风机吹,手都是细的伤口,眼睛发炎了,导演问他就说没关系,一看见wyb第一句话就是我好惨啊蓝二哥哥 

 

(15)wyb好像很喜欢夷陵老祖这个称呼,嫌自己没有霸气的外号,自己起了个姑苏无敌,强迫xz叫,xz翻白眼从来没叫过。 

 

(16)花絮组给过他们一人一个gopro,让他们拍点下戏之后的花絮,比如会一起约吃饭或者打游戏之类的。 

 

(17)接上条,wyb拍了一次交上来,是他们在房间一起吃鸡的,听编辑组的说十七分钟视频wyb说了xz二十多次你好菜啊快上车啊捡这把枪你躲这里来,然后视频还没有对焦,没法用作花絮 

 

 (18)xz跟wyb说过想养狗,最好是听话的大型犬,要真有狗狗了就起名叫栗子,wyb一脸嫌弃的说你名字起得不够霸气,xz马上回嘴说那叫红海尔,然后又龇牙咧嘴的打起来了。

 

 (19)wyb其实很面冷心热,有一次帮打板的场务站太久了有点打晃要倒了,他注意到了马上喊cut跟导演说让这个工作人员休息,后来wyb助理还拿水给他 

 

(20)xz摸过wyb的喉结再对比自己的,惊讶的向wyb竖起来大拇指 

 

(21)拍牵驴那场,没正式开拍前xz坐在驴背上唱西游记主题曲,wyb还配合他出音效。          

“你挑着担”          

“deidei”          

“我牵着马” 

 

(22)xz喜欢吃日料,横店的日料店两个人都去了遍,没空去的话点外卖最常点禾风那家。 

 

(23)接上条,有一次wyb赶通告回组里有给xz带了满满一袋的面包,听说是正本原的法棍和杏仁可颂。 

 

(24)xz给wyb送的摩托车头盔头顶还印有xz自己画的一只狮子手绘,照着辛巴画的,xz在片场给wyb看过手稿,wyb很满意。 

 

(25)拍摄途中有很多拍的不好看的路透,制作人有在片场私下跟wyb说不要看这些评价,成片的效果会很好我们都有信心。wyb说自己不会介意,但是那天多少有点情绪低落,xz知道了就一直在他身边团团转犯傻逗他开心。 

 

(26)有一次拍农家小院时候蓝忘机的发冠实在有点高,比草垛还高,穿帮了好几次,xz吐槽wyb是身高不够头饰来凑。

 

(27)有一次在拍常氏内堂群戏,xz跟其他演员对词走场,wyb就一直在旁边接他的腔。

“有点意思

“没有意思”

“论脸皮厚,我是第二”

“你是第一”

“wyb闭嘴!”

 

(28)也是同一场,wyb必有蹊跷总是说成没有蹊跷,又戳中两个人笑点,笑到导演让他们互相捏对方的脸,掐胳膊大腿的程度。 

 

(29)接上一条,那两天xz口头禅就变成——这个鼓风机必有蹊跷,今天盒饭吃茄子必有蹊跷,蓝忘机必有蹊跷,然后又开始动手。 

 

(30)有一场是受了伤在云深不知处养伤,xz搞好服化道出来wyb第一句话是“哇哦肖老师今天很辣哦”。 

 

(31)导演是香港人,普通话流利但也有不标准的地方。有一次用话筒很快的说了一句“鸡要掉威亚,房事要小心”,xz和wyb听见了疯狂爆笑,然后搞得导演也笑了,解释自己说的是“只要吊威亚,凡事都要小心”。

 

 (32)有时候要拍两个人对视,因为是一节一节拍的,情绪要衔接起来,xz跟wyb说你怕笑场就别盯我眼睛,看我眉心的地方,wyb说恩。开拍了,wyb盯了一下就故意弄斗鸡眼,xz一下子就笑炸了还得马上给导演道歉。

 

 (33)有一次是应该是一起看了恐怖片,第二天到片场xz就手舞足蹈的给其他演员学wyb害怕的样子,wyb就坐在一边无奈的笑。 

 

(34)wyb经常说哇唔 yeah yes yep之类的口头禅,后来xz也开始哇唔 yeah yes了。 

 

(35)wyb喜欢转xz的笛子,不小心搞掉了还会学古人作揖一样给xz赔罪。 

 

(36)有一场三人的戏,wzc也在的。两个人全程都在说乱七八糟的小话题,还拿剑对打,wzc试了几次插不进去,就无聊的在旁边唱音乐剧了。 

 

(37)后来他们看wzc不说话了以为他生气,又开始一起逗他,wzc被逗炸毛了就大声跟导演告状说他们好幼稚。 

 

(38)两个人双采,wyb会等xz的单访结束了一起上商务车。 

 

(39)xz、wyb和师姐有一场三人戏,在等场的时候师姐突然问了一句:蓝二公子来看阿羡只带琴没有带避尘吗?没有等wyb反应过来,xz就和师姐笑倒在一边,wyb就很莫名其妙干巴巴的解释道不是来给魏无羡抚琴么。

 

(40)两个人进组了才发现都很喜欢国外一个女生组合的歌,那个组合新歌发了还一起在片场看MV。xz问wyb你看几遍会跳吗,wyb就现场学给他看。xz就很真情实感的说老王你超厉害。 

 

(41)其他演员陆续杀青的时候现场都会有蛋糕,他们两个都只是尝尝,只有wyb的生日蛋糕第一块,xz是完整的吃光了的。 

 

(42)wyb吊威亚的时候姿态很正,武指评价很高,但是也有翻车的时候,一般是腰部控制不好身体容易歪,xz虽然每次都嘲笑他但笑过都要夸他,说过wyb是春田花花幼儿园小朋友每天都需要夸奖哦。 

 

(43)拍义城的时候现场要烟饼布置出雾的感觉,场务就在wyb后面挥着道具棒。wyb问xz,你感受到了吗?xz说感受什么?wyb说我下凡的仙气,xz就无语的表情。

 

 (44)拍百凤山那段的时候wyb有个动作是要紧握住xz的手腕让他凝神,拍的时候都很入戏,为了切镜头拉近景就拍了几次。导演一说ok,xz就揉手腕说蓝湛你弄疼我了,wyb就去看。 

 

(45)过生日的时候两个人在屋顶上候场,xz有哼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后来wyb也有小声跟着唱。

 


我:

95天选是真的!!!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44

桃桃领着两个穿着古装走路有点跌跌撞撞的小丸子往Bo神的化妆室走。这次《江·湖》宣传片的主题有点成长系的概念,每个角色都既有成年版,也有q萌儿童版。

桃桃牵着的两个宝贝也就五六岁大,人小服装造型却非常精致。小琴师年龄虽小,但是神情很严肃,奈何小脸肉嘟嘟的,不酷反而越发的萌。他额头上带着抹额,眼睛又大又亮,桃桃忍不住想上手捏,被他用小手轻轻挡了一下。小琴师慢吞吞的说:“漂亮姐姐,男女授受不轻。”

桃桃纠正:“授受不亲。”

旁边抱着笛子的黑衣小丸子有过分长的睫毛,他也奶声奶气的跟着学:“授嗖不亲。”

桃桃:“得,一人错一个字,挺好。”


两只小丸子进门时正好看到站在门口的漂亮大哥哥脸上都是泪水,黑衣小丸子仰着脖子看着很高很高的哥哥:“不哭,不哭。”

肖赞泪眼模糊的蹲下来看他俩:“你们好可爱啊。”他说着大颗大颗的眼泪却控制不住的坠落。

没说话的小琴师伸手轻轻的擦去他的眼泪。他的抹额一角垂在小赞的手腕上。Bo神背着手站在小赞的身后。


“苍了天了,《江·辉》的宣传片看了没,星辉代言的那个,苍了天了。”

“什么片,我没看到宣传?”

“我也不知道,今天上线游戏开机动画差点跳过去,结果白衣Bo神一睁眼看镜头我就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无法呼吸!!!”

“卧槽!我玩的就是琴师!!Bo神不光跳舞好看,他他他武打动作好流畅啊,赏心悦目。”

“这百万特效为什么不用在电影里!《江·湖》爸爸真人版的所有游戏技能都炫炸了,肖老师一吹笛子那个特效绝了!!”

“全员高手全员厮杀所以为啥一到博肖就是一个弹琴一个吹笛子,我想看他俩打架!”

“我也想看他俩打~架~”

“楼上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是我没有证据。”

“卧槽!齐琦是性转帝姬吗?这是什么绝美的扮相啊?!”

“哈哈哈哈,为什么花蝴蝶是丐帮,我怀疑他被针对了。”

“七叔跟温老师的棋盘对决真的绝了,武术指导跟特效师是哪请的?”

“我小丁蒙着脸都好看,不过他应该一直在吊威亚吧,站在宫殿顶上凝望远处的眼神,我又可了,我去投票了!”

“和崽崽的鬼王!!!撑着伞走过去!!!!伞抬起来我突然意识到我憨憨儿子原来长得这么精致。”

“结尾写着未完待续?还有新的宣传片吗??”

“《江.湖》这么多年能让我玩下去,主要也是游戏剧情真的很好,不拍电影可惜了。”

“可靠消息,《江·湖》要游戏改编电视剧了。”

“楼上胡扯,这都多少年了,一直没拍。”

“我胡不胡扯,你等官宣吧。”


“墨墨?”人们一起看向会议室角落坐着的女孩,她年纪不大却是《江·湖》世界观的构造者。“你看这些孩子有你满意的人吗?”

《江·湖》游戏五周年,准备推出游戏改编电视剧。这次拍宣传片公司的人也在考量演员人选。

墨墨点点头:“先放他们回去参加比赛吧。”



Bo神给五人小队开最后一次动援会,他带着鸭舌帽看起来人有些疲惫,这段时间,反而是应该游刃有余的他最累,也压力最大。20进10已经是2选1的情况了。他单膝跪在地上跟围坐的队员说话:“这次4支队伍都没有舞美设计,造型都是西装就是颜色不一样。跟以前不一样,没有变化的灯光也没有干冰烟花。这次在灯光下镜头前,唯一呈现的就是我们本身。”

“所以我们能依靠就是我们自己的舞台表现力。上了舞台除了歌声舞蹈,还要注意自己的表情。”

“我总说别抱太大得失心去付出。但是人应该有点胜负欲,也不是打败别人,其实就是在和自己较劲而已。”

“已经走出来这么远了,向前吧”

“别犹豫,别害怕,享受舞台。”

五个男孩手交叠在一起,给正在拼命努力的自己加油“享受舞台!”


公演这天突然降温,雨夹雪,天早早的暗下来。小赞穿着非常合身的西装皱着眉头看走在前边的Bo神,正好看到他一个踉跄,肖老师立刻冲过去揽住他的腰:“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Bo神脸色有些苍白,他摇摇头冲他安慰一笑:“没事,有点没睡好。”

“没发烧吧?”林和在旁边也着急。马上上舞台了,Bo爸爸从来没有状态这么差过。

小赞想去摸老王的额头,被他挡开,他轻轻挣脱肖老师的怀抱,整理自己的西装:“没事!我们去后台候场。”

肖老师却有些强硬的把他扯过来,用自己的额头去贴他的额头,两个人对视间呼吸相闻。没发烧,但是他额头冰凉,鬓角有冷汗。Bo神侧过头去,耳朵红红的:“我没事,不烧。”他握了握小赞的手,低声说:“先去候场。”


站在舞台上,web仰起头,明亮的灯光照的他有些头晕?男孩咬了咬自己的舌尖,目光恢复清明。


尽管他很努力的在表演过程中跟上大家的动作。但是在变队形时不知道为什么脚下一空,整个人朝后倒过去。

他在那一刻突然耳鸣。

听不到音乐也听不到台下的喊声。


那瞬间,两双手同时伸出,在他身后坚定的支撑住他。







————————————

南京晚上冷吗?要带大衣吗?

【博君一肖】互换身体(一)

     *来群里玩啊崽崽们~~ 

  *来一发互换身体梗,非常沙雕,上下两篇完结,杀青后久未联系的两人因为一次互换身体的意外,互相明白对方心意的故事

  王一博被一阵系统默认的消息提示吵醒的时候,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日常产生“我在哪”的疑问。当明星就是这点不好,整天飞来飞去全国各地乱窜,每天醒过来都得对着边上陌生的环境懵一会儿自己又住进哪个酒店了。

  谁啊……

  他伸手够了两次昨晚放在床头的手机,意料之外地摸了个空,一脸茫然地眯着蒙眬的睡眼伸手在被子堆里乱摸索。

  还真被他找着了。

  熟练地输了自己的生日进去解锁,一条显示来自经纪人的新消息就弹了出来。

  【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伍嘉成的生日了?!所有人都上微博扣祝福了你怎么还没动静呢?再晚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营销号可就要找茬儿了!】

  这年头营销号找茬的原因总是防不胜防,吃饭没抢买单是贪便宜,说中文嘴瓢是不爱国,谈恋爱不公开是溜粉......为了恰饭每天兢兢业业风雨无阻地开着八倍镜挑刺儿,王一博有时候对他们敬业的精神都感觉肃然起敬。

  不过……伍嘉成是谁?

  王一博睁着迷离的眼睛想了一会儿,好像是肖战的队友来着,他和这个伍嘉成又不怎么熟,干嘛要他发什么生日祝福?

  算了,发就发吧。

  王一博随手回复了个知道了,打着哈欠登进许久没碰的大号发了条不怎么走心的生日祝福,然后把手机一扔就又睡过去了。

  过了一会儿,经纪人的电话打过来了。

  王一博被人吵醒两次气压低得眼神能杀人,但还是好声好气地接起电话问:“又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咆哮:“你不是说知道了吗?怎么还没发?!”

  听着这个陌生的声音,王一博一愣:“你谁啊?”

  对面也一愣:“肖战你睡傻了?”

  “我不是肖战。”

  这个冷淡得要掉冰渣的语气确实和肖战大相径庭,对面在莫大的信息量中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啪地一声挂了电话,断线之前王一博还清楚地听到那边吼了一句:“卧槽肖战床上有个男的!!!”

  正当王一博云里雾里的时候,通话结束了,手机屏幕暗了下来。

  王一博看着屏幕上倒映出来的脸惊地“啊啊啊”鬼叫一声,触电一样把手机扔到了边上。

  等喘着粗气冷静下来之后,他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看看手,摸摸脸,然后呆坐着怀疑人生。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一开门就见三张写满忐忑的大脸扒着门缝问:“战哥,我们几个商量着生日宴之后私下一起去吃火锅给队长庆生,你来的吧?”

  “……嗯。”

  看着努力伸长脖子往里瞄的三人,王一博下意识往旁边站了站,方便他们往里看。

  他这一让,他们就看见里面没别人了,纷纷长舒一口气:“战哥再见!”

  王一博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落荒而逃的背影,伸手抹了把脸转身进了卫生间,手撑在洗漱台上仔细打量着镜子里的那张脸。

  自从陈情令杀青后各种通告就像雪花片一样飞过来,他们都忙得脚不沾地,私下里交流得也就少了,再见到这张脸真是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不过他到了肖战的身体里,那肖战会不会......

  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一直当机的脑子猛地嗡了的一声,卧槽!

  他昨天进酒店是在录制真人秀,今天早上台本上说是有突袭叫起床的环节啊!万一真像他想的那样是他俩交换了身体,那边还在状况外的肖战刚起床,对着镜头随口说出点什么不得了的可就麻烦了!!

  他从卫生间冲出来一个飞扑爬上床,行云流水地捞过刚刚随手扔在一旁的手机,输密码解锁的时候他的手突然僵住了。

  刚刚他好像是用自己的生日开的屏幕锁,是吧?

  他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像是验证什么似的再一个一个数字输了一遍。

  “0”

  刚才睡懵了居然都没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手机。

  “8”

  肖战的手机壁纸依旧是当年那个红彤彤的财神爷,红得又俗又喜庆。

  “0”

  这么扎眼的壁纸,刚刚自己开手机怎么就没发现不对劲呢?

  “5”

  真的开了......

  刺激,太刺激了。

  单恋两年突然瞄到一点双箭头的苗头,王一博突然有想跨上摩托车去飙几圈的冲动。

  整整五分钟他拿着手机都不知道要干嘛,脑子乱糟糟的,但想起正事还是强迫自己立马回神,给自己的手机去了一个电话。

  响了一下就通了,那边传来自己崩溃的声音:“一博!这怎么回事儿?!”

  “我不知道啊战哥,突然就这样了......你那边没出什么问题吧?”

  肖战用欲哭无泪的语气说:“我早上刚被吵醒,就看见一个镜头近得差不多要戳在脸上,吓得我差点从床上蹦起来。我还以为是团里临时接了什么节目呢,他们让我跟镜头前面的观众打个招呼,我当然就说:大家好我是来自x玖少年团的肖战,结果他们一脸震惊地看着我,然后突然就开始笑,一直笑一直笑,哇就跟疯了一样,你知道当时我的心情有多懵逼吗?!”

  “扑哧......”王一博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掩饰般地干咳了两声,“然后呢?”

  “然后我说:不好意思我有点睡懵了,是有哪里说错了吗?”

  “扑哧......”

  “他们就说没有没有,然后笑得更大声了,问我认不认识王一博。我说:当然了,问这干嘛?他们特别正经地问:没什么,就是听说他最近又帅了,你觉得你们俩谁比较帅?

  我能怎么办,我当然只能点头顺势吹了两句:一博一直超级帅,不管是跳舞的时候还是骑摩托车的时候都帅得惊天地泣鬼神,反正我是自愧不如的,要想比上他恐怕要下辈子了。然后场面就控制不住了,一群人打鸡血一样哈哈哈,哈得我怀疑人生。”

  “扑哧......”王一博感觉自己快憋不住了。

  “你笑什么?”肖战警觉。

  “我想起高兴的事。”

  “你分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王一博:“肖先生,我是明星,受过严格的表情管理训练,无论多好笑呢,我都不会笑的......除非忍不住。咳咳,我们言归正传,你早上录的那个真人秀,它穿帮了吗?”

  “他不是穿不穿帮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那种让我很懵逼的那种......我以为是节目效果让我要装成你,他们也以为我是为了节目效果装成我,在我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为了逗我,问了好多关于肖战也就是我本人的特别私人的问题。我当时,我真的(语结),我忍着羞耻心答出常穿的内裤牌子是supreme、喜欢裸睡不打呼噜的时候,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导演一脸严肃地过来问我:你们是要公开了吗?

  你知道后来我发现我好像是变成你了之后,再想起我回答他们的那几个问题,心里是有多崩溃吗?!”

  “这下完了,”王一博慌张地说,“战哥,这回我俩的事是不是瞒不住了?”

  “我俩有什么事儿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贫?”肖战痛心疾首地说,“你就没想过万一我们俩换不回来怎么办吗?!”

  “你急什么,”王一博闲闲地说,“好歹我比你小几岁,白让你多活几年。”

  肖战嗤笑一声:“你可别忘了,你下个月还有摩托车比赛,我这感人的平衡感可是连骑自行车都需要加辅助轮的,你要是不积极跟我换回来,就等着你的一世英名砸我手里吧!”

  “......”王一博被踩到了痛脚,沉默了。

  ......

  晚上,火锅店,王一博在众人的注视下入座,被他们诡异的眼神弄得浑身发毛。

  寿星伍嘉成切完蛋糕之后火锅料就上来了,大家吃得面红耳赤热火朝天。

  王一博和肖战在微信上也你来我往,聊得满是火药味。

  肖战:麻烦你稍微变通一下你那直男脑回路,别什么大实话都往外瞎说,你现在可是顶着我的脸,我肖战一贯温柔体贴试问谁不知道?

  王一博:你才要绷住我的高冷人设吧?别动不动就傻笑,让人以为我突然脑子秀逗了。

  肖战:你就是什么都不上心,我看指望你不露馅是不可能的了。

  王一博:呵。

  被质疑的王一博不可置否地把手机放到一边,夹起一片羊肉下意识伸进清汤锅涮了涮。

  餐桌上瞬间静得落针可闻。

  一脸灵魂出窍的队友:“你们说,为什么……战哥不吃辣了……”

  同样怀疑人生中的队友:“他不是无辣不欢的吗?!为什么突然不能吃辣了……”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呜呜呜……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样!”

  “看来昨天晚上他真的被……所以早上电话里那个男人……(惊恐)”

  拍桌:“什么屁话,我们战哥就不能是上面那个吗?(不满)”

  队友信誓旦旦地反驳:“上面那个怎么不敢吃辣?”

  “所以你们早上去看到那个神秘人是谁了吗?”

  “没有,我们到的时候好像人已经走了......(遗憾)”

  王一博拿筷子的手一僵,这群人是当他聋吗?

  王一博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下,镇定自若地在清汤锅里又涮了片白菜。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你们说,是不是王一博啊?”突然边上有人一脸发现了什么的表情,压低声音求证。

  “什么王一博?怎么又扯到他了?”

  “你们这样明目张胆的讨论不怕战哥生气吗?”

  “你第一天认识战哥啊?他脾气很好的。再说了,我们这个声音他应该听不见的啦。”

  “所以关王一博什么事啊?”

  “我们之前一直猜他是不是喜欢王一博呢。”

  王一博拿筷子的手彻底僵住了。

  “我看见战哥休息的时候在手机上刷过王一博的消息。”

  “战哥有一次喝醉酒不是还喊过王一博的名字吗?那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劲了。”

  “欸,这么说八成这回真是他!”

  “还有一件事儿......”

  “哎,我又想起来一个......”

  “这个事儿锤太多了,我看像真的。”

  众人纷纷点头附和。

  王一博不知道怎么想的,拿过手机给肖战发了条微信。

  王一博:战哥,你的队友们说你喜欢我耶。

  “其实......我私下里偷偷问过战哥。”

  “什么?!呜呜......干嘛捂我嘴?”

  “小声点,你怕战哥听不见是吗?”

  “那战哥怎么说?”

  “对啊,战哥怎么说?”

  “战哥什么都没说,笑着摇了摇头就走了。”

  “你们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嫌你们八卦的意思。”

  “战哥!”众人说小话被抓了个现行,都有些局促,“战哥你,听得到啊?我们胡说八道的,你别往心里去啊。”

  “对不起对不起!”

  叮咚——

  肖战:别听他们乱说,他们惯爱开玩笑的。

  王一博:我觉得他们说的有鼻子有眼,感觉挺真的。

  肖战:……

  肖战:……

  肖战:你想干嘛?我真的没想到他们会误会成这个样子,你还是澄清一下吧。

  王一博:放心,我有分寸。

  从容地把手机放下,王一博一脸惆怅:“没想到还是被你们知道了。”

  “啊?!”

  王一博一脸认真地唬他们:“这么多年兄弟,我就不瞒你们了。其实,我跟王一博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

  肖战这边真人秀结束之后有个饭局,他喝不了酒就呆在角落静静吃饭顺带刷手机。

  好在这副模样和他一贯生人勿近的作风相差无几,刚开始也没人想不开来找他聊天。

  但桌上酒过三巡喝嗨了,他们胆子也就大起来了。

  一杯酒递到肖战面前的时候,他有点懵,因为他只有大概一杯啤酒的量,这杯干下去八成就倒了。

  但来敬酒的是节目组导演,这个面子不给不行,肖战视死如归地一口闷了。

  然后场面就控制不住了,大家看他喝了立马惊奇地来凑热闹,一时间推杯换盏你来我往,肖战都记不得自己灌了几杯还是几瓶,反正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桌子上趴倒了一片,桌底下还躺了一个。

  坐在隔壁今天一起录了节目的哥们儿醉醺醺地揪着他的袖子,一脸敬佩加迷蒙地说:“兄弟,兄弟我小看你了,没想到不显山不露水的酒量那么好,我,我不行了,我们改日再战!”

  然后晕晕乎乎摇摇晃晃地起身去厕所吐了。

  肖战颇感新奇,给王一博发去一个:没想到你酒量那么好。

  王一博很快就有了回复,而且是直接打了电话来。

  王一博:“我也没想到战哥你身材这么好。”

  肖战脑子里嗡得一声,气血上红满脸通红,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你又干什么了?”

  “我洗澡啊。”王一博淡定地说,“开着免提呢。”

  隐隐约约的水声从电话那头传来,肖战快疯了,非常想骂人,但也不知道骂他什么。

  不准洗澡?

  肖战欲哭无泪地说:“王一博你是人吗?你每天扪心自问一下你是人吗?”

  王一博充耳不闻:“哇塞,肖老师的腰真细。”

  “……”

  “哇塞,肖老师屁股真翘。”

  “……”

  “肖老师,我今天跟他们说我们在一起了。”

  “……跟谁?!”倒吸一口凉气。

  “就是你的队友们啊……顺便还告诉了你的经纪人……顺便又告诉了你的助理……顺便又发了个朋友圈……”

  “你干脆顺便发微博告诉粉丝得了!”肖战一口老血呕出来。

  王一博:“哇,真的可以吗?”

【博君一肖】互换身体(一)

     *来群里玩啊崽崽们~~ 

  *来一发互换身体梗,非常沙雕,上下两篇完结,杀青后久未联系的两人因为一次互换身体的意外,互相明白对方心意的故事

  王一博被一阵系统默认的消息提示吵醒的时候,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日常产生“我在哪”的疑问。当明星就是这点不好,整天飞来飞去全国各地乱窜,每天醒过来都得对着边上陌生的环境懵一会儿自己又住进哪个酒店了。

  谁啊……

  他伸手够了两次昨晚放在床头的手机,意料之外地摸了个空,一脸茫然地眯着蒙眬的睡眼伸手在被子堆里乱摸索。

  还真被他找着了。

  熟练地输了自己的生日进去解锁,一条显示来自经纪人的新消息就弹了出来。

  【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伍嘉成的生日了?!所有人都上微博扣祝福了你怎么还没动静呢?再晚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营销号可就要找茬儿了!】

  这年头营销号找茬的原因总是防不胜防,吃饭没抢买单是贪便宜,说中文嘴瓢是不爱国,谈恋爱不公开是溜粉......为了恰饭每天兢兢业业风雨无阻地开着八倍镜挑刺儿,王一博有时候对他们敬业的精神都感觉肃然起敬。

  不过……伍嘉成是谁?

  王一博睁着迷离的眼睛想了一会儿,好像是肖战的队友来着,他和这个伍嘉成又不怎么熟,干嘛要他发什么生日祝福?

  算了,发就发吧。

  王一博随手回复了个知道了,打着哈欠登进许久没碰的大号发了条不怎么走心的生日祝福,然后把手机一扔就又睡过去了。

  过了一会儿,经纪人的电话打过来了。

  王一博被人吵醒两次气压低得眼神能杀人,但还是好声好气地接起电话问:“又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咆哮:“你不是说知道了吗?怎么还没发?!”

  听着这个陌生的声音,王一博一愣:“你谁啊?”

  对面也一愣:“肖战你睡傻了?”

  “我不是肖战。”

  这个冷淡得要掉冰渣的语气确实和肖战大相径庭,对面在莫大的信息量中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啪地一声挂了电话,断线之前王一博还清楚地听到那边吼了一句:“卧槽肖战床上有个男的!!!”

  正当王一博云里雾里的时候,通话结束了,手机屏幕暗了下来。

  王一博看着屏幕上倒映出来的脸惊地“啊啊啊”鬼叫一声,触电一样把手机扔到了边上。

  等喘着粗气冷静下来之后,他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看看手,摸摸脸,然后呆坐着怀疑人生。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一开门就见三张写满忐忑的大脸扒着门缝问:“战哥,我们几个商量着生日宴之后私下一起去吃火锅给队长庆生,你来的吧?”

  “……嗯。”

  看着努力伸长脖子往里瞄的三人,王一博下意识往旁边站了站,方便他们往里看。

  他这一让,他们就看见里面没别人了,纷纷长舒一口气:“战哥再见!”

  王一博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落荒而逃的背影,伸手抹了把脸转身进了卫生间,手撑在洗漱台上仔细打量着镜子里的那张脸。

  自从陈情令杀青后各种通告就像雪花片一样飞过来,他们都忙得脚不沾地,私下里交流得也就少了,再见到这张脸真是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不过他到了肖战的身体里,那肖战会不会......

  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一直当机的脑子猛地嗡了的一声,卧槽!

  他昨天进酒店是在录制真人秀,今天早上台本上说是有突袭叫起床的环节啊!万一真像他想的那样是他俩交换了身体,那边还在状况外的肖战刚起床,对着镜头随口说出点什么不得了的可就麻烦了!!

  他从卫生间冲出来一个飞扑爬上床,行云流水地捞过刚刚随手扔在一旁的手机,输密码解锁的时候他的手突然僵住了。

  刚刚他好像是用自己的生日开的屏幕锁,是吧?

  他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像是验证什么似的再一个一个数字输了一遍。

  “0”

  刚才睡懵了居然都没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手机。

  “8”

  肖战的手机壁纸依旧是当年那个红彤彤的财神爷,红得又俗又喜庆。

  “0”

  这么扎眼的壁纸,刚刚自己开手机怎么就没发现不对劲呢?

  “5”

  真的开了......

  刺激,太刺激了。

  单恋两年突然瞄到一点双箭头的苗头,王一博突然有想跨上摩托车去飙几圈的冲动。

  整整五分钟他拿着手机都不知道要干嘛,脑子乱糟糟的,但想起正事还是强迫自己立马回神,给自己的手机去了一个电话。

  响了一下就通了,那边传来自己崩溃的声音:“一博!这怎么回事儿?!”

  “我不知道啊战哥,突然就这样了......你那边没出什么问题吧?”

  肖战用欲哭无泪的语气说:“我早上刚被吵醒,就看见一个镜头近得差不多要戳在脸上,吓得我差点从床上蹦起来。我还以为是团里临时接了什么节目呢,他们让我跟镜头前面的观众打个招呼,我当然就说:大家好我是来自x玖少年团的肖战,结果他们一脸震惊地看着我,然后突然就开始笑,一直笑一直笑,哇就跟疯了一样,你知道当时我的心情有多懵逼吗?!”

  “扑哧......”王一博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掩饰般地干咳了两声,“然后呢?”

  “然后我说:不好意思我有点睡懵了,是有哪里说错了吗?”

  “扑哧......”

  “他们就说没有没有,然后笑得更大声了,问我认不认识王一博。我说:当然了,问这干嘛?他们特别正经地问:没什么,就是听说他最近又帅了,你觉得你们俩谁比较帅?

  我能怎么办,我当然只能点头顺势吹了两句:一博一直超级帅,不管是跳舞的时候还是骑摩托车的时候都帅得惊天地泣鬼神,反正我是自愧不如的,要想比上他恐怕要下辈子了。然后场面就控制不住了,一群人打鸡血一样哈哈哈,哈得我怀疑人生。”

  “扑哧......”王一博感觉自己快憋不住了。

  “你笑什么?”肖战警觉。

  “我想起高兴的事。”

  “你分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王一博:“肖先生,我是明星,受过严格的表情管理训练,无论多好笑呢,我都不会笑的......除非忍不住。咳咳,我们言归正传,你早上录的那个真人秀,它穿帮了吗?”

  “他不是穿不穿帮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那种让我很懵逼的那种......我以为是节目效果让我要装成你,他们也以为我是为了节目效果装成我,在我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为了逗我,问了好多关于肖战也就是我本人的特别私人的问题。我当时,我真的(语结),我忍着羞耻心答出常穿的内裤牌子是supreme、喜欢裸睡不打呼噜的时候,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导演一脸严肃地过来问我:你们是要公开了吗?

  你知道后来我发现我好像是变成你了之后,再想起我回答他们的那几个问题,心里是有多崩溃吗?!”

  “这下完了,”王一博慌张地说,“战哥,这回我俩的事是不是瞒不住了?”

  “我俩有什么事儿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贫?”肖战痛心疾首地说,“你就没想过万一我们俩换不回来怎么办吗?!”

  “你急什么,”王一博闲闲地说,“好歹我比你小几岁,白让你多活几年。”

  肖战嗤笑一声:“你可别忘了,你下个月还有摩托车比赛,我这感人的平衡感可是连骑自行车都需要加辅助轮的,你要是不积极跟我换回来,就等着你的一世英名砸我手里吧!”

  “......”王一博被踩到了痛脚,沉默了。

  ......

  晚上,火锅店,王一博在众人的注视下入座,被他们诡异的眼神弄得浑身发毛。

  寿星伍嘉成切完蛋糕之后火锅料就上来了,大家吃得面红耳赤热火朝天。

  王一博和肖战在微信上也你来我往,聊得满是火药味。

  肖战:麻烦你稍微变通一下你那直男脑回路,别什么大实话都往外瞎说,你现在可是顶着我的脸,我肖战一贯温柔体贴试问谁不知道?

  王一博:你才要绷住我的高冷人设吧?别动不动就傻笑,让人以为我突然脑子秀逗了。

  肖战:你就是什么都不上心,我看指望你不露馅是不可能的了。

  王一博:呵。

  被质疑的王一博不可置否地把手机放到一边,夹起一片羊肉下意识伸进清汤锅涮了涮。

  餐桌上瞬间静得落针可闻。

  一脸灵魂出窍的队友:“你们说,为什么……战哥不吃辣了……”

  同样怀疑人生中的队友:“他不是无辣不欢的吗?!为什么突然不能吃辣了……”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呜呜呜……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样!”

  “看来昨天晚上他真的被……所以早上电话里那个男人……(惊恐)”

  拍桌:“什么屁话,我们战哥就不能是上面那个吗?(不满)”

  队友信誓旦旦地反驳:“上面那个怎么不敢吃辣?”

  “所以你们早上去看到那个神秘人是谁了吗?”

  “没有,我们到的时候好像人已经走了......(遗憾)”

  王一博拿筷子的手一僵,这群人是当他聋吗?

  王一博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下,镇定自若地在清汤锅里又涮了片白菜。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你们说,是不是王一博啊?”突然边上有人一脸发现了什么的表情,压低声音求证。

  “什么王一博?怎么又扯到他了?”

  “你们这样明目张胆的讨论不怕战哥生气吗?”

  “你第一天认识战哥啊?他脾气很好的。再说了,我们这个声音他应该听不见的啦。”

  “所以关王一博什么事啊?”

  “我们之前一直猜他是不是喜欢王一博呢。”

  王一博拿筷子的手彻底僵住了。

  “我看见战哥休息的时候在手机上刷过王一博的消息。”

  “战哥有一次喝醉酒不是还喊过王一博的名字吗?那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劲了。”

  “欸,这么说八成这回真是他!”

  “还有一件事儿......”

  “哎,我又想起来一个......”

  “这个事儿锤太多了,我看像真的。”

  众人纷纷点头附和。

  王一博不知道怎么想的,拿过手机给肖战发了条微信。

  王一博:战哥,你的队友们说你喜欢我耶。

  “其实......我私下里偷偷问过战哥。”

  “什么?!呜呜......干嘛捂我嘴?”

  “小声点,你怕战哥听不见是吗?”

  “那战哥怎么说?”

  “对啊,战哥怎么说?”

  “战哥什么都没说,笑着摇了摇头就走了。”

  “你们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嫌你们八卦的意思。”

  “战哥!”众人说小话被抓了个现行,都有些局促,“战哥你,听得到啊?我们胡说八道的,你别往心里去啊。”

  “对不起对不起!”

  叮咚——

  肖战:别听他们乱说,他们惯爱开玩笑的。

  王一博:我觉得他们说的有鼻子有眼,感觉挺真的。

  肖战:……

  肖战:……

  肖战:你想干嘛?我真的没想到他们会误会成这个样子,你还是澄清一下吧。

  王一博:放心,我有分寸。

  从容地把手机放下,王一博一脸惆怅:“没想到还是被你们知道了。”

  “啊?!”

  王一博一脸认真地唬他们:“这么多年兄弟,我就不瞒你们了。其实,我跟王一博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

  肖战这边真人秀结束之后有个饭局,他喝不了酒就呆在角落静静吃饭顺带刷手机。

  好在这副模样和他一贯生人勿近的作风相差无几,刚开始也没人想不开来找他聊天。

  但桌上酒过三巡喝嗨了,他们胆子也就大起来了。

  一杯酒递到肖战面前的时候,他有点懵,因为他只有大概一杯啤酒的量,这杯干下去八成就倒了。

  但来敬酒的是节目组导演,这个面子不给不行,肖战视死如归地一口闷了。

  然后场面就控制不住了,大家看他喝了立马惊奇地来凑热闹,一时间推杯换盏你来我往,肖战都记不得自己灌了几杯还是几瓶,反正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桌子上趴倒了一片,桌底下还躺了一个。

  坐在隔壁今天一起录了节目的哥们儿醉醺醺地揪着他的袖子,一脸敬佩加迷蒙地说:“兄弟,兄弟我小看你了,没想到不显山不露水的酒量那么好,我,我不行了,我们改日再战!”

  然后晕晕乎乎摇摇晃晃地起身去厕所吐了。

  肖战颇感新奇,给王一博发去一个:没想到你酒量那么好。

  王一博很快就有了回复,而且是直接打了电话来。

  王一博:“我也没想到战哥你身材这么好。”

  肖战脑子里嗡得一声,气血上红满脸通红,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你又干什么了?”

  “我洗澡啊。”王一博淡定地说,“开着免提呢。”

  隐隐约约的水声从电话那头传来,肖战快疯了,非常想骂人,但也不知道骂他什么。

  不准洗澡?

  肖战欲哭无泪地说:“王一博你是人吗?你每天扪心自问一下你是人吗?”

  王一博充耳不闻:“哇塞,肖老师的腰真细。”

  “……”

  “哇塞,肖老师屁股真翘。”

  “……”

  “肖老师,我今天跟他们说我们在一起了。”

  “……跟谁?!”倒吸一口凉气。

  “就是你的队友们啊……顺便还告诉了你的经纪人……顺便又告诉了你的助理……顺便又发了个朋友圈……”

  “你干脆顺便发微博告诉粉丝得了!”肖战一口老血呕出来。

  王一博:“哇,真的可以吗?”